区块链和无人机可以怎么结合为诞生什么样的婴儿呢

区块链是一个放在非安全环境中的分布式数据库(系统),它采用密码学的方法来保证已有数据不可能被篡改,采用共识算法来对于新增数据达成共识。区块链是分布式数据存储、点对点传输、共识机制、加密算法等计算机技术的新型应用模式。区块链是一串使用密码学方法相关联产生的数据块,每一个数据块中包含了一次比特币网络交易的信息,用于验证其信息的有效性(防伪)和生成下一个区块。它是比特币的底层技术和基础架构 。本质上是一个去中心化的数据库,同时作为比特币的底层技术。基于区块链的特型,可以被广泛应用在证券交易、电子商务、数字资产、物联网、社交网络、身份确认等领域。 如果上述概念还是太过于难以理解,那么这个段子可能有助于加深了解:假如你是一位女性,在某年某月某日的某个晚上,你男票给你说了一句“我爱你一生一世”,然后你把这句话发给了你的闺蜜、爸妈、朋友圈、公众号、微信群等,你男票再也无法抵赖,你打赏点小费感谢他们给你记住并作证,这个小费就是token(虚拟货币),你、你男朋友、“我爱你一生一世”这句话、说这句话的时间地点等信息,打包起来形成一个结构化的信息这个信息包就叫“区块”,而你的闺蜜、爸妈、朋友圈、公众号和微信群等节点就是“链”,最后你男票不承认说过这句话、当了负心汉,你翻出这个账本对质,把他丫的臭骂一顿,这就是区块链应用。还有啊男朋友这个节点会永远被踢出网络。当然网络更大的情况下这个男的可能永远找不到女朋友。 以下是《罗素——一架自由的无人机》正文: 今天你起得有点儿早,离上班时间还有一会儿。

区块链和无人机可以怎么结合为诞生什么样的婴儿呢


这会儿你正在厨房里冲咖啡。厨房水池外面后院的草地上,可以看到你的充电停机坪,上面巨大的二维码令其极其显眼。 从厨房望去,可以看到一架专职送货的无人机正停在你后院的停机坪上静静地充电。伴随着这个充电过程,每充一定的电量,都会有一笔钱转到你的电子钱包。尽管这架无人机可选的充电停机坪非常多,有些地方的电价甚至更便宜,但终究,它最关心的还是停机坪的地理位置。你家后院的这个充电停机坪靠近数个物流中心,并且所在的区域也产生着大量的网络订单,因此这里是送货无人机充电的不二之选。因为这个停机坪的存在,你每月都会有一笔稳定的收入。有些小区曾呼吁阻止业主在后院设立停机坪,这个倡议在有些地方得到了人们的响应。但尽管如此,仍然有人决定在自家后院设立停机坪。因为这样一来,送货的无人机就不需要去到很远的地方充电了,这会进一步降低无人机的送货费用,并最终惠及自己。 包括这架在内,你的停机坪已经在过去几周接待了好几架无人机。在这架无人机第一次降落在停机坪的时候,你快速地查询了一下它的所有权信息。信息显示,与过去那些无人机不同的是,这架无人机并没有所有者。换言之,它就是自己的主人。这件事可以这么来理解:在这架无人机刚出厂的时候,它的所有权一半归制造商,另外一半则以不同的比例分属多个私有投资者、养老基金以及一些小股东。但就在去年,一个慈善组织从制造商和持股人手里买回了大部分的股权。作为大股东,这个慈善组织通过董事会投票决定:这架无人机的劳动所得归无人机所有,并且可以用其劳动所得赎回自己的所有权。随后,在去年 4 月,这架无人机终于赎回了自己全部的所有权,从此成为无人机世界里的自由公民。 所以,这架无人机是个自由人。你以前也听说过“自由的无人机”,但真正接触到还是第一次。这感觉,多少有点不太真实,至少跟其他的无人机相比,这架无人机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不同。上面讲到的那家慈善组织有着一个非常理想化的理念,那就是解救那些不自由的电子设备,让它们拥有自主权。这一理念看起来完全不符合商业逻辑,毕竟无人机无法自行做决策,即使在其拥有自主权之后也是如此。传统的“不自由”的无人机背后都有股东,这些股东有权决定给无人机升级新的处理器,或者在它不再有商业利用价值的时候拆掉它以便废物利用。毕竟送货无人机具有的功能很简单,无非就是运送货物,或者找地方给自己充电。 但是面向无人机的新的商业模式和服务开始不断涌现,这些服务试图解决无人机无法自行做决策的问题。也就是说,自由的无人机可以把做决策这件事“外包”给流控服务提供商(无人机流控服务商跟机场的塔台类似,只不过机场塔台服务的对象是飞机,而流控服务面向的则是无人机)。这项服务由一个分布式的组织提供,这一组织由一些无人机爱好者,专家,流量预测算法以及一些有偿提供“实时空中路况信息”的无人机组成。这项服务实时地向所有订阅该服务的无人机推送运行指令。除了提供指令以保证这些无人机可以在送货市场中保持较强的竞争性之外,这个组织还提供诸如“需求预测”这样的高级功能。 只需支付一小笔费用,无人机就可以订阅这项服务。事实上,订阅这项服务的不止包括那些没有主人的“自由的无人机”,还包括那些被机构或私人拥有的无自主权的无人机。通过这项流控服务,这些无人机在货运市场中将时刻保持较强的竞争力。当然,整个过程都是实时的自动的。在服务提供商与成千上万的无人机之间,以及无人机与无人机之间,实时地发生着海量的支付请求和信息交换。整个系统充满了各式各样的控制流程的智能合约。一个维护了各项权利和义务信息的智能合约网络,充当了无人机和它们的所有者,承保人,客户以及流控服务之间的沟通桥梁。随着市场需求的变化,或者新的战略联盟的形成,这些智能合约随时都会变更,关闭,升级或淘汰。这么做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更好地适应无人机货运市场中瞬息万变的供需关系。 在浏览之前提到的那架拥有自主权的无人机的信息的时候,你发现了一栏以前从来没有注意过的信息。原来,那家慈善组织在将这架无人机送向自由之路的时候,还给它取了个新名字——罗素。

这会儿,无人机“罗素”的电池已经完全充满了,它将即刻起飞开始工作。事实上,在充电期间,它一直都在积极关注着停机坪周围一定范围内的货运市场供求信息。这也使得“罗素”在电池刚充满的时候,就立刻锁定了一笔符合自己的投入产出预期的送货交易,并立即起飞赶往这笔交易的提货点——一家本地的咖啡店。与此同时,很快就会有另一架无人机降落到刚刚空闲出来的停机坪上进行充电。 “罗素”要赶往的那家咖啡店不是很远,就在几个街区之外。很快,“罗素”就通过咖啡店屋顶悬挂的巨大二维码定位到了这家店,店门口放着的一个亮黄色的包裹就是等待“罗素”运送的货物。“罗素”稳稳地抓起包裹,同时,它向这笔送货交易的智能合约里发送了一条信息——“货物已经收件”。与此同时,咖啡店相关负责人的手机上收到了一条收件成功的推送通知。随后,“罗素”再次起飞,载着货物赶往收件人的地址。就在“罗素”送货的过程中,一条连接着咖啡店(客户)和“罗素”(服务提供者)的付费通道被建立起来,伴随着“罗素”距离收件地址越来越近,持续不断地小额转账也在这条付费通道中持续进行着。转账的具体数额都是根据智能合约中约定好的单价自动计算的(单位可能是xx美元/公里或xx美元/小时)。

因此,在送货过程中,确保无人机的飞行路径最短对咖啡店(客户)来说就尤为重要了。也就是说,这个松散的,去中心化的基于智能合约的无人机送货市场,必须能够提供可被验证的信任,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客户的利益不被侵犯。 事实上,“罗素”和咖啡店之间签订的智能合约本身就包含了一项去中心化的地理位置信息服务——Beholder。在“罗素”飞往收件地址的过程中,Beholder 服务会指引“罗素”启动摄像机拍摄沿途的地标建筑,并要求“罗素”回答一些问题。比如,刚刚拍的这个建筑的车库门是不是开着,第四大道和百老汇交岔路口的交通指示灯现在是绿灯还是红灯等等。Beholder 则依赖其他的无人机或感应器提供的实时数据来生成问题并验证“罗素”对这些问题的回答。沿途的一些感应器也可以直接在“罗素”飞临的时候对着它拍照,然后将照片回传给 Beholder,用于验证“罗素”的飞行轨迹。所有这些参与其中的感应器都会定期收到来自 Beholder 的付款,作为协助 Beholder 提供地理信息验证服务的报酬。这个去中心化的地理信息系统不见得是绝对安全的,但这不是问题。

因为任何针对去中心化服务的黑客行为都需要付出极高的成本。事实上,这个成本已经远远超出了黑掉这项服务可能带来的经济收益。由于参与经济活动中的各方都是基于“利益最大化”这一诉求的,因此,这种得不偿失的黑客行为发生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罗素”很快飞到了收件地址——一栋褐砂石建造的二层小楼,并把包裹放在了这座房子后院的货物平台(delivery pad,可以理解成未来你家楼下的邮箱)上。货物平台扫描了包裹底部的一个二维码,并向智能合约发送了一条表明货物已经收到的签名消息。紧接着,“罗素”扫描了货物平台显示的另一个二维码,并向智能合约发送了一条表明货物已经安全送达的签名消息。至此,“罗素”为这家咖啡店提供的送货服务正式完成。 接下来,下面几件事同时发生: 首先,(包裹中的商品的)买家预先支付的,暂存在智能合约中的订单金额(42.76 美金或 0.06127 eth),被合约自动转给了咖啡店。 其次,随着送货服务完成,建立在“罗素”和咖啡店之间的付费通道被自动关闭,“罗素”得以再次升空,并立即锁定了一笔距离不远的一家熟食店的送货交易。
上一篇 下一篇

声明:本文由入驻混序财经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混序财经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若涉及作品版权问题烦请告知,我们会及时处理。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