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货币这件事上,中国可能要走在其他国家前面

继1月20日央行召开研讨会提出争取早日推出数字货币,央行行长周小川近日在接受财新采访时又谈到了发行数字货币的宏伟梦想。


那么,央行的数字货币与我们常用的银行卡、支付宝等电子货币有什么区别?与比特币、莱特币等数字货币又有什么不同?


据说,央行的数字货币还能打击洗钱,纪委的反腐工作会因此轻松些吗?


数字货币


1、银行卡和支付宝刷的是数字货币吗?


银行卡和支付宝上显示的虽然都是数字,但却不是央行说的数字货币,如果非要给他们一个名号以示区别的话,可能是“电子货币”。


电子货币只是传统货币的电子储存形式。虽然银行卡和支付宝上只是数字,但是在数字背后都对应着看得见摸得着的钞票——俗称“毛爷爷”。


但是数字货币不一样,它彻底摆脱了“毛爷爷”。它的背后没有物理性质的钞票,也不是钞票的电子记账形式。这数字本身就是有实实在在价值的。


所以,如果没有了物理性质的钞票,而只用数字货币,首先受到冲击的职业可能是印钞厂工人。


2、比特币是数字货币吗?


大名鼎鼎的比特币当然是数字货币,而且是数字货币的鼻祖——虽然按年龄算也就刚上一年级。


但是,比特币和央行计划推出的数字货币却有着本质的区别。这个本质就是发行机构的不同。


央行如果推出数字货币,那就是国家的法定货币,是以国家信用背书的,受到官方的保护。它与现行的纸币只是存在形态上不一样,受到的待遇是一样的。


比特币则是去中心化的,没有集中的发行方,而是由网络节点的计算生成。谁都有可能参与制造比特币,任何人都可以挖掘、购买、出售或收取比特币,并且在交易过程中外人无法辨认用户身份信息。


挖比特币的人被称为“矿工”,在DT君看来比特币有点儿像数字黄金。而在周小川看来,挖比特币像是集邮,比特币像是收藏品,不是支付货币。


周小川是2014年4月在博鳌亚洲论坛上这样说的。当时有记者问“央行会不会取缔比特币”,周小川回答的原文如下:


比特币本来也不是央行启动的,也不是央行批准的一个币,我们也谈不上什么取缔。


现在我们主要担忧的是什么呢?就是这个比特币像是一种能够交易的资产,不太像支付货币,所以他不太像是一个,比如过去有人集邮,上面也写着价钱,但是他主要是收藏品,作为资产来作为交易,并不是支付性的货币,所以应该说不属于我们有没有一个什么取缔的问题。


尽管也有商家收比特币,但按照周小川的“集邮说”,这是成不了气候的。有本事你拿一张邮票去村口的小卖部打瓶酱油来!


3、为什么要推出数字货币?


周小川说:“央行发行的数字货币目前主要是替代实物现金,降低传统纸币发行、流通的成本,提高便利性。”


也就是说,提高便利性、降低发行和流通成本,是推出电子货币最直接的好处。


如今这个年代,吃碗面都可以支付宝或者微信支付了。方便交易、降低交易成本,自古就是货币进化的基本逻辑。驾着马车跋山涉水几千里的商人,怎么也不想再驮着一车的碎银返程,于是有了银票,有了钞票。


虽然本质上只是纸,但钞票毕竟是有成本的。包括印刷的成本、运输的成本、磨损消耗的成本,还有商业银行作为准备金静静躺在央行的数以万吨的“毛爷爷”的“浪费”。


如果以后推出了数字货币,至少又有一个行业将受到冲击——运钞员。相应的,银行抢劫犯也怕是失去了犯罪的基础——你去银行抢什么呢?


4、数字货币能促进反腐,这是真的吗?


应该是真的。周小川说:


未来的数字货币要尽最大努力保护私人隐私,但是社会安全和秩序也是重要的,万一遇到违法犯罪问题还是要保留必要的核查手段。也就是说,要在保护隐私和打击违法犯罪行为之间找到平衡点。


尤其针对洗钱、恐怖主义等犯罪行为要保留必要的遏制手段。


按照DT君的理解,周小川所说的“平衡点”相当于:一些掌握海量用户信息的互联网公司一边说保护用户信息,另一边也为执法机构预留了必要时获取用户信息的“后门”。


从国家角度来看,数字货币的“留痕”和“可追踪性”能够提升经济交易活动的便利度和透明度。


数字货币的推出将建立全国甚至全世界统一账本,让每一笔钱都可以追溯,每一次交易行为都可以追溯,逃漏税、洗钱行为会在监管范围内,甚至有可能实现在刷卡机上自动扣税。


对于“热爱”“毛爷爷”的贪官,这简直断了他们的财路。


比如落马的原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副司长魏鹏远,执法人员从他家抄出2亿现金,带去的16台点钞机,有4台“殉职”。


如果使用数字货币,对于魏鹏远这样的巨贪行为应该有着天生的屏蔽,纪委的工作也许可以轻松一点,贪官——如果作为一种特殊职业的话——生存得可能更困难些。


5、数字货币是否会侵犯个人隐私?


如果有一天比特币被人们遗忘了,它带来的区块链技术一定还存在于电子金融中。区块链技术是央行数字货币一项可选的技术,其特点是分布式簿记、不基于账户,而且无法篡改。


周小川说:


如果数字货币重点强调保护个人隐私,可选用区块链技术,人民银行部署了重要力量研究探讨区块链应用技术。


但是到目前为止区块链占用资源还是太多,不管是计算资源还是存储资源,应对不了现在的交易规模,未来能不能解决,还要看。


如前文所述,周小川也提到:“要在保护隐私和打击违法犯罪行为之间找到平衡点。”但这其实是矛盾的,也存在滥用的可能性。


可以预见,在透明的数字货币时代,如何防止借打击犯罪侵犯公民隐私将成为一个社会争论的热点。


6、央行是否会由此进入大数据时代?


周小川在谈到央行发行数字货币的原则,提到“要有利于货币政策的有效运行和传导。”实际上,这也是数字货币与生俱来的一大特性。


央行需要根据市场和经济情况调整货币供给,但央行的大部分货币政策工具都只能通过影响银行来间接影响市场,这导致工具的最终结果未必是央行本意。


例如央行希望向市场注入流动性,但由于资本的逐利,最后资金流入了房地产或股市,市场的流动性紧缺还是没有改善。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米尔顿·弗里德曼提出了“直升机撒钱”理论,也就是央行不通过银行,直接把钱送到支出部门(投资者和消费者)手上,以此刺激消费和经济。


知乎网友“江卓尔”写道:


这种理论在现有的货币架构下是较难实现的,央行缺乏绕过银行和支出部门直接打交道的渠道和手段,也没有和数量巨大的支出部门打交道的能力。


但在数字货币的体系下,央行对货币的控制能力空前强大,从而有可能使用“直升机撒钱”这种直接作用于支出部门的工具。


7、数字货币是否会让商业银行关门?


现钞的发行和回笼是基于现行“中央银行—商业银行机构”的二元体系来完成的。那么,在数字货币时代,央行直接掌握“货币大数据”,它还有必要借助商业银行吗?


有一种观点认为,


作为渠道角色的传统商业银行的存、贷、汇业务场景将不可避免的衰败下去,这已将商业银行去中介化,其被彻底脱媒的命运已经展现在面前。


若全网一个大帐本,银行的账户管理功能被解构了,商业银行的财富管理、资产管理价值也迅速下降。


须知,新型的互联网公司已经全面进入传统地盘在后面紧紧追赶,“存、贷”两种类型的业务已经被解构了许多,如果央行做出了大规模应用数字加密货币的决策,即意味着“汇”业务场景也被解构了。


所以,商业银行业务受到冲击后,势必会连累银行职员。


不过,周小川给商业银行吃了一粒定心丸。他说,“数字货币的发行与运行仍然应该基于该二元体系完成,但货币的运送和保管发生了变化:运送方式从物理运送变成了电子传送;保存方式从央行的发行库和银行机构的业务库变成了储存数字货币的云计算空间。”


8、电子货币的应用场景是怎样的?


“未来将会没有纸币”,中央财经大学金融法研究所所长表示,央行的表态传递了一种信号,表明数字化是一种趋势,未来都会货币数字化。


但是在数字货币的应用场景中,网络是必不可少的要素。用数字货币在村口的小卖部打酱油可能还有难度。


对于数字货币推出的时间表,周小川也没有底。只是明确,这将是个缓慢的过程,数字货币和现金在相当长时间内都会是并行、逐步替代的关系。


最先尝鲜数字货币的领域可能是互联网金融。


互联网金融基于年轻的互联网用户群体。人口集中,互联网优势越明显。数字货币给互联网金融发展提供了更好的标记和价值度量工具,监管者也不再需要用“禁止”做什么的方式来防范互联网金融市场的风险问题。

上一篇 下一篇

声明:本文由入驻混序财经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混序财经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若涉及作品版权问题烦请告知,我们会及时处理。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