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aStable 到底擅长投资加密货币,还是煲心灵鸡汤?

链闻 ChainNews 在过去几个月里,陆续介绍了一些全球范围内顶级的加密货币投资机构,还有他们传奇创始人的故事,其中包括 DCGGalaxy DigitalBlockchain Capitala16z cryptoPolychain 等等。

但读者不满足。一直有热心读者和加密货币投资人通过公众号后台和链闻微信群提出要求:「链闻什么时候介绍一下 MetaStable Capital?」

这个……这个,相当难度!

尽管很多加密投资机构都说自己「低调」、神秘,另外一方面却积极争取在媒体曝光。像 MetaStable Capital 这样一支真正保持神秘的投资机构,不多见。

MetaStable Capital 是一家由 Naval RavikantLucas RyanJosh Seims 三人早在 2014 年 9 月就成立的加密资产投资机构。其中,Naval Ravikant 是位商界名人,他是 Angel List 首席执行官兼联合创始人,Lucas Ryan 和 Josh Seims 则是一家非常早期就投身区块链技术的科技公司 TrustedCoin 的创始人。TrustedCoin 基于比特币协议开发基础 API,2013 年就已创立,Joshua Seims 目前依然担任兼任该公司的 CEO,Lucas Ryan 则为该公司的 CTO。

Naval Ravikant、Lucas Ryan 和 Josh Seims 三人早在 2014 年秋天就已经成立了加密资产投资基金 MetaStable Capital,但是一直不显山露水,紧紧守住这家基金的秘密,他们每个人也都同时经营自己其他的公司。直到 2017 年年中,这个低调投资基金才被《财富》杂志发现。

MetaStable 联合创始人Naval Ravikant,AngelList 联合创始人兼CEO

《财富》杂志发现这个低调基金的原因是,一众顶级传统投资基金秘密对 MetaStable Capital 进行了投资。

《财富》杂志在 2017 年 7 月,发表了迄今为止媒体上唯一一篇揭秘 MetaStable Capital 的报道。文章中写道:

「这是一家足够睿智、在免费拿到比特币时代就已染指加密货币资产的对冲基金。其背后的投资机构云集了硅谷最为知名的一系列风投机构。该基金号称投资回报率超过 500%。该基金已经缴出令人瞠目的业绩表现,用数字证明了自己的实力。但你可能从未听过这家基金的名字。它总是故意躲避公众的关注,从来不宣布其近期募集资金的情况。」

《财富》杂志的记者非常努力地挖出了一些细节:据多位风险投资家和其他关系密切人士表示,2017 年的春天, Andreessen Horowitz、红杉资本 Sequoia Capital、联合广场基金 Union Square Ventures、Founders Fund 和 Bessemer Venture Partners 都对 MetaStable 投资。

这个消息当时让投资界眼前一亮:这是红杉资本在其四十多年历史中对区块链相关机构的第二笔投资,第一笔是 2017年稍早时候参与的加密货币基金 Polychain Capital 的融资,当时 Andreessen Horowitz、 联合广场基金、Founders Fund 和 Bessemer Venture Partners 也都参与了 Polychain 的投资。

技术驱动型的投资策略

跟市面上很多质量参差不齐的加密货币投资基金不同,MetaStable Capital 按照严格的传统对冲基金的合规要求和费用结构约束自己的投资人。

MetaStable Capital 要求投资人最低门槛是投资 100 万美元,其管理费比例也是传统对冲基金的「2-20」模式,即收取 2% 的资产管理费,再加资产增值的 20%。相比而言,激进型的高风险基金一般收取 1.5% 管理费,以及资产增值部分的 25%。

MetaStable Capital 经常被拿来和 Polychain 进行比较,因为这两家均吸引了顶级传统大型投资机构的投资,并且在不少投资项目有所重叠。但是实际上,两家机构有很大的差别。

从关注的项目角度,MetaStable Capital 和 Polychain 均关注一些最基础的区块链协议,不过,投资策略非常不同。

Polychain 投资了不少区块链基础协议,包括以太坊、IPFS、Tezos、Rchai、PolkaDot、Dfinity 和 Cosmos 等,但是这家机构最喜欢的赚钱模式和风险投资很相似,更喜欢在项目早期进行投资,获得项目代币,等待项目进行 ICO,通过项目 ICO 之后在交易所挂牌,实现代币价格增值。

但是 MetaStable 采取了是另一种策略。这家基金对 ICO 的项目不太感兴趣,并且坚定地不碰那些「拉高出货」、有炒作嫌疑的代币,而是更坚定地直接持有那些「数字货币」——记住,是数字货币,而不是一些功能性的代币。

MetaStable 更喜欢这些真正有「资产」属性的数字货币,因为他们的投资理念就是:要坚信,这些「数字货币」最终会逐步成为真正的像「钱」一样的货币。

所以,人们只是零星知道,在 MetaStable 的投资组合中,有比特币、以太币、门罗币这样的资产。其中《财富》杂志在去年 7 月份的报道称,其获得的一份文件显示,MetaStable 当时持有了流通中的门罗币的 1%。

MetaStable 的联合创始人 Josh Seims 曾经表示,该基金只秉承价值投资策略,他说这「有些类似沃伦·巴菲特的做法」,不过他同时也说,「在加密货币领域用此类的说法其实有些自相矛盾,因为这里的一切都是如此短暂」 。

MetaStable 的联合创始人 Josh Seims

该基金在一份募资材料中分享了一个例子,称一项技能是「比特币危机投资」,也就是像巴菲特那样在别人恐惧时勇敢出手。2016 年夏天,当重量级加密货币交易所 Bitfinex 遭黑客袭击时,比特币价格随之狂跌 20%,至 550 美元以下,MetaStable 趁机在几个小时内将持有比特币的仓位翻倍。

Josh Seims 认为,投资加密资产,不能试图追随市场浪潮,或者追风最新潮的区块链趋势,而应该密切关注现实世界对各种代币的落地应用情况,对「最可靠的币种」进行至少长达 10 年的押注。他认为,大概有 5-10 个主要的应用领域,有可能壮大至万亿美元规模的区块链网络。

MetaStable Capital 究竟投资了什么?

除了去年 7 月份《财富》杂志的文章简单地披露出 MetaStable Capital 的投资中,有比特币、以太币、门罗币这样的资产之外,MetaStable Capital 基本不披露自己的投资组合,并且要求自己的投资人也严格遵守保密协议,不披露基金的持仓情况。

根据一些零星的信息,链闻整理出几个 MetaStable Capital 在最近出手投资的项目。这些项目有一些共同特点:

  • 均为技术推动型项目,创始团队拥有过硬的技术背景;

  • 对于这些初创项目,MetaStable Capital 进行早期投资,投资金额不大;

  • MetaStable Capital 进行早期投资之后,这些初创团队完成新一轮融资速度很快,新一轮融资金额巨大。

通过公开信息,可以获知 MetaStable Capital 最近投资的项目包括:

Basis Basecoin

Basis 是一个稳定币项目,是一家由三位普林斯顿大学毕业生 Nader Al-NajiLawrence DiaoJosh Chen 创建的加密货币公司。去年 10 月中旬,MetaStable Capital联合最知名的加密货币投资机构,包括 1confirmation、Andreessen Horowitz、贝恩资本、DCG、Pantera Capital、PolyChain Capital 一同参与了 Basis 的一轮融资。当时,Basis 这个项目才成立不过 3 个月,三位创始人中,有两位为华裔背景,不过都是在美国长大,Al-Naji 和 Lawrence Diao 去年创立这家公司之前,均在谷歌工作。

Basis 联合创始人Nader Al-Naji,毕业于普林斯顿大学,曾在谷歌工作

这家公司最早的名字叫「Basecoin」,去年 7 月创立,用创始人 Al Naji 的话说:「加密货币现在几乎完全被用作投机的手段,而不是作为购买货品的方式,一个主要原因是价格波动太大。Basis 的目标是制作一个由算法中央银行支持的数字代币,它将模拟通货膨胀和通货紧缩以控制价格,就像一个真正的货币。」在获得 MetaStable Capital 等机构去年 10 月份的投资之后,今年 4 月份,Basis 又获得了新一轮融资,新的投资人包括前任美联储理事、差点被特朗普选为本届美联储主席的凯文·沃什 Kevin Warsh,以及对冲基金大佬斯坦利·德鲁肯米勒 Stanley Druckenmiller,Basis 在一轮共获得 1.33 亿美元的投资。

对于该项目,链闻曾经做过专门报道:差点被特朗普选为美联储主席的那个人押注了一种加密货币,为什么?

bloXroute Labs

今年 2 月份,初创公司 bloXroute Labs 宣布获得了来自 MetaStable Capital、1confirmation 、Flybridge Capital 和 zk Capital 的种子轮融资,该轮融资金额 160 万美元。别看这笔融资金额不大,但是 bloXroute Labs 这家初创公司的影响却不小,这是一个由康奈尔大学计算机系著名的数字货币专家 EminGünSirer 和美国西北大学计算机科学系专家们联合发起的创业公司,主要开发一个为区块链通讯量身定制的传输协议「bloXroute」。

bloXroute Labs 创始人EminGünSirer,康奈尔大学计算机系著名的数字货币专家

针对区块链网络的特性,bloXroute 这个协议只提供区块链数据传输所必需的通讯模块,为区块链提供一个比区块链共识协议还要底层的专有基础设施。Continue Capital 最近也宣布战略投资了 bloXrout 协议。此外,链闻 ChainNews 获得的信息称,中国的加密货币投资机构 FBG 也对 bloXroute Labs 进行了投资。

Kadena

今年 1 月份,MetaStable Capital联合 Kilowatt Capital、Coinfund 和 Multicoin Capital,共同投资了一个新的智能合约平台 Kadena。这是 Kadena 的 pre-A 轮融资,共筹得 224 万美元。该项目的创始团队来自于摩根大通的区块链项目 Juno,计划开发一个名为「ChainWeb」的公链。今年 4 月份,Kadena 完成 A 轮融资,获得 1200 万美元新一轮融资,投资方包括富达国际投资旗下的私募投资公司 Devonshire Investors、SIG、Asimov Investments、Multicoin Capital 和 SV Angel。

兰花实验室 Orchid Labs

去年 10 月,MetaStable Capital 携同 Andreessen Horowitz、Blockchain Capital、Compound VC、丹华、Polychain、红杉等机构,参与了 Orchid Labs 的早期投资,该轮投资总金额约为 470 万美元。Orchid Labs 即是「兰花协议」的开发公司。兰花协议因为一些中国投资机构的炒作,在中国加密投资社区非常有名,是一个去中心化的、无审查、无监视的互联网协议层。

StarkWare Industries

今年 1 月,MetaStable Capital 和另外几家机构参与了以色列区块链初创公司 StarkWare Industries 的种子轮融资。这轮融资中,StarkWare Industries 的这轮种子轮融资获得 600 万美元资金。其他的投资者还包括 Foodgate、Pantera Capital、Polychain、Zcash,以及 Vitalik Buterin 和 Naval Ravikant本人。Naval Ravikant亲自出任该项目的顾问。

StarkWare Industries 其通过零知识证明技术中的「zk-STARKs」技术,来保护区块链隐私数据,实现包括可验证计算、隐私型加密货币等各种应用。StarkWare 的创始团队学术背景深厚,其关注的 zk-STARKs 技术非常新颖,与零知识证明技术的另一种类 zk-SNARKs 相比,zk-STARKs 的优势在于它不需要可信任的设置,具有私密性和可伸缩性。

对于该项目,链闻曾经在一篇关于探讨区块链隐私技术的文章中有过介绍:一文读透区块链隐私保护技术以及相关项目全景图

Oasis Labs

该项目由计算机安全专家、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计算机科学系宋晓冬教授领头创立,今年 7 月初宣布获得 4500 万美元融资,投资人中包括 Metastable Capital,此外,重要顶级风险投资机构也均参与了这个项目。

Oasis Labs 创始人宋晓冬教授

按照 Oasis Labs 在融资后公布的介绍,该项目致力于构建基于区块链的「云计算平台」,可以实现隐私保护、安全和性能的兼顾,利用该项目的软硬件集成技术,可以首次在区块链上实现诸如人工智能这样的计算密集型应用。

对于该项目,链闻有过深度分析:揭秘 Oasis Labs:顶级基金站台、号称超越以太坊,它究竟凭什么?

善于煲鸡汤的投资机构

加密资产投资总被视为高风险领域,加密资产投资人也每每被贴上浮夸、善于炒作的标签。但是 MetaStable Capital在加密投资领域却一直很受尊重,被视为沉稳、睿智且纪律严谨的代表。

该机构受人尊敬,主要有两个原因。其一,该机构在投资方面少说多做,拥有难得的懂技术、也喜欢认真钻研技术的团队。

坊间流传的一个故事是,在 MetaStable Capital决定投资 Monero 之前,创始人之一、加密学专家 Lucas Ryan 为了认真了解该项目的代码质量,检查其是否如宣传的那样,于是上手把项目代码中核心的、用 C++ 语言写成的部分,用 Python. 语言进行了重写,然后进行检验。

正因为这样,该团队展示了不俗的躲过大坑的能力。该团队 2016 年退出了著名的「The DAO」项目的代币众筹,因为他们预计到该项目会遭到黑客攻击;该项目也早早就对 Steem 发出警告,认为该项目不值得投资。

该机构受人尊敬的第二个原因是,核心投资人对于自己的投资项目和自己的基金低调谦逊,从不炒作,但是却非常开放的谈论和分享自己如何学习、如何读书、如何正视财富等「鸡汤」话题,并且煲出的这些人生哲理性的「鸡汤」质量颇高。

比如,链闻 ChainNews 曾经专门介绍过 MetaStable Capital 的一位普通合伙人 Haseeb Qureshi,他曾经是职业牌手,也是一位软件工程师。他 16 岁拿着 50 美元开始玩在线扑克游戏,一年之后,通过扑克牌比赛赚了 10 万美元。到了 19 岁,他成为了一位全球知名的职业扑克比赛选手,获得众多赞助,已经成为百万富翁。21 岁的时候,他离开职业牌坛,从此再也没有打过扑克牌。25 岁时,他对计算机产生兴趣,开始学习软件,从此走上编程和技术投资之路。

MetaStable Capital 普通合伙人Haseeb Qureshi

今年 5 月,Qureshi 成为 MetaStable 的一位普通合伙人,他还专门撰写了一篇文章,用自己的经历和经验,详细讲述了如何采用非结构化的学习方法,学习并掌握全新的知识。这篇文章诚恳务实,可借鉴性极高,非常值得一读:「加密投资大神教你人生开挂:用非结构化学习掌握新知识」

更别说 MetaStable Capital 最著名的联合创始人 Naval Ravikant。这位 AngelList 首席执行官兼联合创始人更是因善于分享人生感悟而著名。他今年 5 月份时,在推特上一口气分享了几十条推文,讲述自己关于财富的一些感悟,句句隽永。比如他说:

寻求财富,而不是金钱或身份。财富是指拥有产生睡后收入的资产。金钱是我们怎么调动时间和财富。身份是你在社会体系中的位置。

不会有快速致富的体系。只是有一些想从你身上发财的人。

这些「人生鸡汤」的质量很高。

此外,Naval Ravikant 喜欢读书且喜欢分享自己的读书心得,他所读之书,并不是机场书店出售的那些成功学速成指南。

作为一个投资人,Naval Ravikant 非常成功。而他的迷人之处,远在投资上的成功。为了让读者更好了解 Naval Ravikant 这位加密领域的投资大亨,链闻专门选译了一篇他畅谈读书和如何养成好习惯的访谈文章。

请记住他浓浓的鸡汤:

特种知识是通过追寻你单纯的好奇与热情获得的,而不是去寻找当下什么地方最热。

Metastable Capital 创始人 Naval Ravikant 谈如何读书和如何养成好习惯

Q:你个人投资大约 200 家公司,担任很多公司的顾问或董事。偶尔还写博客和发推特,研究比特币、ETH 和 Zcash,担任一家加密货币基金的合伙人,你怎么能同时兼顾这些事情?你的一天通常是什么样子的?

Naval Ravikant:我没有很典型的一天,我也不想有。如果有典型的一天,我一般在 AngelList 的办公室里,但我主要通过电子邮件或电话会运行工作,或者在家放松一下。有些日子我完全在家工作。有些日子我不工作。我其实一直想抛弃在特定时间做特定事情的理念。我唯一关注的是我在做我想做的事情,我的工作很有成果,我很快乐。我真的想完全抛弃每周 40 小时工作或 60、80 小时工作、朝九晚五的想法,不去想角色、工作职能或身份。那些都像是紧身衣一样的束缚。

Q:你把自己称作清醒的书虫。你最早是怎么对阅读发生兴趣的?

Naval Ravikant:阅读是我的第一大爱好。我小时候就清楚了这一点,9、10、11 岁时我是个「钥匙儿童」 。我妈妈打好几份工,晚上要读夜校。我和哥哥是在居住在纽约的一个单亲家庭长大。我们在纽约市住的那个地方并不是很安全。

图书馆基本上是我放学后的活动中心。我从学校回来,就直接去图书馆,在那里一直呆到他们关门。然后回家。那时候我的生活就是这样。我那时候就意识到自己喜欢书。我像个孩子那样读书。

我记得在我爷爷奶奶位于印度的家里,我那时候是个很小的孩子,爬过我爷爷所有的《读者文摘》Reader’s Digest 杂志,他在印度只能读到这些。我意思是说当然有各种各样的信息。任何人任何时间都可以读点什么,但当时能读到的东西很有限,我读漫画书,读任何能找到的书。探秘故事,我非常喜欢探秘故事。我想我爱读书,可能是因为我是一个内向的人,我很早就沉浸在文字和充满奇思妙想的世界里。我想部分原来来自于在我很小的时候,没有人强迫我去读什么特别的书吧。

我觉得家长和老师们总喜欢说:「你要读这个,不要读那个。」现实是我读了很多,按今天的标准,属于精神垃圾的东西。

Q:你会在一天中辟出一些时间来重读或者读一些新东西?你是会连续阅读,还是抽时间见缝插针的读些东西?

Naval Ravikant:当我对一切都感到厌倦的时候,我会阅读。 好消息是,我很容易感到厌倦。总有一本书会抓住我的想象力。在晚上临睡前,我会阅读,度假时,我会阅读,我坐 Uber 或 Lyft 共享出租车出行时,会阅读。

有时早晨在家里锻炼完之后,我会阅读 。有时是醒了以后,我会拿起手机阅读。我不是一个很自律的人。我不给自己设定很难的规则。好消息是我喜欢阅读,任何时候感到厌倦或者有了空闲,我会阅读。感谢 iPhone 、Kindle 和 iPad,它们让阅读变得极为简单。

我手头有两本书:《出人意表,情理之中:费曼书信集》,收录理查德·费曼 1965 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之一自己的文字,另外一本是《天才:理查德·费曼的人生与科学》,James Gleick 写的一本费曼传记。就像我们刚才谈过的,我会像点开链接一样,阅读更多相关的书籍。

比如,Matt Ridley 写的《自下而上:万物进化简史》The Evolution of Everything,他是我最喜欢的作家之一。我读过他的所有作品,又反复阅读。这有一本《童年的戴尔·卡耐基》A little Dale Carnegie。还有《三体》。 《活出生命的意义》Man’s Search for Meaning。 《身体的秘密》Sex at Dawn。我这里下载了很多书。

Q:你以前说过纸质书应该被丢掉了。你为什么有这个想法?对你阅读又会有什么影响?

Naval Ravikant:这都是互联网的影响。随着网络的发展,我认为它会毁掉所有人的注意力。现在你可以随时随地读到所有的人类著作,而你的阅读也经常被打断。我们的注意力在下降,专注力在下降。与此同时,我们也变得更睿智。我们在阅读上要大快朵颐。纸质书的问题在于写书、印刷实体书浪费大量树木,耗费大量劳动成本和金钱。有时候人们围绕简单的想法撰写出了长篇大论的书籍,那是我最不爱读的书。 这就是我为什么拒绝读所有商业和成功学类型书籍的原因,因为通常那里面有一个很不错的见解,却埋在数百甚至数千页的书籍当中,里面充斥着太多鸡汤轶事。

我在上世纪 90 年代后期开始注意到这个问题,不再像以前那样读那么多书,开始更多阅读博客。读的书变少了,读的博客大量增加。像博客法姆街 Farnam Street 或者 Kevin Simler 的博客 Melting Asphalt 等等,你会看到非常聪明的人剖析、简化并写出了这些出色的文章,只要一页或者两三页内容。

我非常喜欢博客,但不会停止读书。书籍当中藏着很多最古老的智慧。书籍集中了人类整体的智慧合集,与博客随笔随记形成对比。我知道自己当时没有想到这一点。

过了几年,Kindle 和 iBooks 登场了,让我能像读博客一样读书。我读博客时,像是蜻蜓点水一样快速浏览很多文章,直到找到一篇非常有意思的,我会开始读全文,可能还会记笔记。

现在我读书也是用这种方式。在书中前后、中间反复跳来跳去,直到找到感兴趣的一部分开始细读。没有读完整本书不再让我有负罪感。

我把书堪称博客集。一家博客里可能有 300 篇文章,你可能只读两三篇或者五篇你刚好需要的。我认为书也是这样。这样会让我们遍览群书,其中很多可能是我们以前根本不会注意到的书。我认识不少的朋友现在遇到了在某本书的某个部分读不下去的尴尬。

Q:什么习惯是你现在想改变的? 你做了哪些努力?

Naval Ravikant:过去几年我确实改了很多习惯。我现在每天坚持运动,这是一个很棒的习惯。我减少了大量饮酒的次数,不过还没有完全戒酒,但已经基本不喝了。戒掉了咖啡因。我没有变成原始人饮食法 paleo diet,不过我愿意去那么做,但我经常失败。不过我不会因为失败责备自己,因为我知道自己比之前已经好了很多。

我试图培养冥想的习惯,但也失败了。养成了中庸的习惯。不过我确实养成了沉思的习惯。我培养了很多习惯,现在正努力的多做做瑜伽。不过在这个问题上还没有过规划出一个具体计划。

而我也拒绝了当下社会中很多很流行的教导你培养和改掉习惯的东西。

我知道有本非常畅销的书,甚至我个人还推荐过,讲述习惯背后的科学。其中一个很让人沮丧的结论,我记得是斯坦福的研究结论,称你无法改掉习惯,你只能把它替换掉。那是生物科学决定的。但我完全戒除掉习惯。我想你可以放飞自己。不要约束自己。确实很难,需要很多努力和坚持。如果有强烈的欲望动力去改变,习惯会有很大程度的改变。

我会努力坚持瑜伽习惯。不过在这个问题上没有很大的计划。我还没想好。

我现在正努力培养的一个习惯,其实很难对任何正常人类解释,但我确实想改变自己的心猿 Monkey mind佛教里有「Monkey mind」的说法,意思就是我们的大脑就像一只上蹿下跳的猴子一样,一刻不能停歇。我认为,当我们出生时,大脑是一张白纸。我们只是通过本能对自己的环境做出反应。我们现在活在现实的世界中。青春期时我们第一次真正渴望某些事情,你开始为它做长期规划。因为这些,你开始很多思考,开始塑造身份感,有了自我意识,去争取你想要的。

这都是在很正常、很健康的。是人类动物性的一部分。我认为在某种阶段会失控,我们会开始在脑子里大量跟自己对话。在脑子里放电影,但实际上那里没有任何人。当然你如果开始喋喋不休的讲出你脑子里经常想的那些,你就是疯子,会被关起来。

而现实是,如果我走过有 1,000 人的街道,我想的是所有 1,000 人在某一时间点跟脑子里的小人对话,评点自己看到的所有事物,脑子里回放昨天遇到的事情。生活在一个明天将成真的梦幻世界中。他们只是退出了基础现实。

从长远来看这是好的。在你解决问题的时候,这种想象力是个优点。对我们的生存和复制机一样的状态,是好事。但我认为对快乐这件事而言是个坏事。我认为,意识应该是人的奴仆,而不是主人。它不应该控制我,驱动我无时无刻不停歇的奔波。

我已经决定要戒除天马行空的想象,这很难。如果我跟你说:「不要去想粉红象」,我脑海里其实刚刚想过粉红象。这更多是由感觉驱动,而不是真实的思考过程。我现在认真去感知体验、思维状态、地点、行为,帮助我摆脱自己的想象。

整个社会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如此。人们追逐激烈体育运动的刺激或者神驰状态、或者高潮,或者人们非常渴望的某些状态,这些都是为了摆脱你自己的大脑。试图摆脱你大脑里的那个声音,摆脱这种过多的自我意识。最起码,我不希望自我意识继续膨胀,随着年龄的增大而更趋强烈。我希望它弱一些,更缄默,我能每天更好的沉浸在现实中,顺其自然,像孩提时代一样继续欣赏这个世界。不用非得通过外部环境来寻求快乐,按先入为主的概念来追求匹配。

Q:什么习惯给你自己的生活带来的积极影响最大?

Naval Ravikant:我想是每天坚持锻炼。这完全改变了我的人生。让我感觉更健康、更年轻。

它起步于一件简单的事情,就是人人都说「我没时间」。基本上你每次给别人推介好的习惯,他们都能找出各种各样的理由。最常见的就是:我没时间。「我没时间」其实就是说,这个事不重要。你想说的是这个事重要不重要的问题。如果它对你而言是最为重要的事情,你总会去办成的。生活就是这样。如果你同时应付 10-15 件重要的事儿,你可能最后一件都办不成。

我这里表达的基本意思是:我最重要的事,比我的幸福、我的家人、工作更重要的是,我的健康。首先是我的身体健康。其次是我的心理健康。第三是我的精神健康,然后是我的家人健康,然后是我的家庭幸福。再然后是我全力去做与世界相处的任何事情。

对我而言,这是一系列同心圆。因为我的身体健康是我的第一要务,我永远不能说我没有时间。我每天早上锻炼,给予充分的时间锻炼。我不在乎世界是否崩溃,可以等上 30 分钟再关注,等我锻炼完之后。

上一篇 下一篇

声明:本文由入驻混序财经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混序财经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若涉及作品版权问题烦请告知,我们会及时处理。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