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裁者BM?分裂的EOS社区和执剑人的决心

独裁者BM?分裂的EOS社区和执剑人的决心

罗辑转身面对程心,新老执剑人默默相对。他们的目光只是交会了短暂的一刹那,那一瞬间,程心感觉有一道锐利的光芒扫过她灵魂的暗夜,在那目光中,她感觉自己像纸一样薄而轻飘,甚至完全透明了。她无法想象,五十四年的面壁使这位老人悟出了什么,他的思想也许在岁月中沉淀得像他们头顶的地层一样厚重,也可能像地层之上的蓝天一样空灵。她不可能真正知道,除非自己也走到这一天。除了不见底的深邃,她读不懂他的目光。

罗辑用双手把开关交给了程心,程心也用双手接过了这个地球历史上最沉重的东西,于是,两个世界的支点由一位一百零一岁的老人转移到一个二十九岁的年轻女子身上。

但命运却再次显示了它的怪异无常,程心准备了一生的执剑人生涯,从她接过红色开关时起,仅仅持续了十五分钟便结束了。

——《三体》

V神之问

正如一些“大佬”所说,区块链既是一门新技术,更是一场伟大的社会实验,从中本聪的比特币白皮书诞生之始,这场实验就已经开始,无数人参与其中,成为“试验品”。从比特币的区块链1.0,再到以太坊为首的区块链2.0,再到以EOS领衔的区块链3.0(也可以说是2.0+),都把技术推到了一个新的理论高度。但是在对去中心化的探索和项目运作及社区治理的过程当中,都出现了很多阻力和困难。

独裁者BM?分裂的EOS社区和执剑人的决心


以太坊创始人V神向社区成员们提出了他的疑惑:EOS治理机制的华丽失败,是不是意味着包括DAO在内的链上治理存在根本性的缺陷?

分裂的EOS

那就来分析一下EOS社区治理到底面临了多大的问题,EOS火热的原因是其宣传的高性能,比特币仅仅3TPS/S,而EOS则号称百万TPS/S。在经过EOS主网上线投票不足等波折后,EOS终于在万众瞩目中上线了,从结果来看,其性能和EOS白皮书里相距甚远,宣传的百万TPS被现实狠狠的扇了一巴掌。人们或许有耐心等待着技术的进步和性能的提升,但是EOS治理模式出现了很多问题,或将导致社区的分裂。

6月23日,EOS核心仲裁论坛(ECAF)下令超级节点冻结了27个账户,理由是他们有通过垃圾邮件发送钓鱼网站方式盗取代币,并且已经掌握了证据;但是他们除了说对方“有罪”,却并未公布为何要冻结对方的账号。

独裁者BM?分裂的EOS社区和执剑人的决心


ECAF是什么机构?怎么有这么大的权力呢?它是EOS Core Arbitration Forum的缩写,也就是“EOS核心仲裁法庭”,由专业的独立仲裁员通过社区的认可后组成。如果说EOS宪法是游戏规则,那么ECAF就相当于是裁判。而EOS超级节点就是工作人员和执法者。

ECAF这一举措遭到了很多社区成员的批评,有人认为私有财产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在EOS主网上,财产怎么可以被超级节点和一个中心化的裁判来任意冻结?如果裁判和执行者被授予了最大的权力,那么一定会有黑幕产生,无数人会争相成为裁判和执法者,就会出现贿选等一系列问题。

虽然DPOS共识机制赋予了21个超级节点执行和维护EOS系统运转的权力。但是它们的权力却得不到约束,它们可以用任意手段处理EOS生态里的全部问题。这样EOS就变成了一个被强中心所控制的系统了,这是除了既得利益者以外所有人都不希望看到的。如果和现有的中心化系统相比,别说EOS的性能远不达预期,就算性能达到宣传所说,也是没有优势的。

BM的怒火

事情愈演愈烈,EOS的创始人BM终于看不下去了,他在博客里说到:“我们已经看到,如果你赋予人们解决任意争端的专断权力,那么一切都变成了争端,因为作出的决定是任意性的。仲裁者拥有的权力越大,争端就越恶毒、越琐碎,结果就越难以预测。”

他还宣布要废除现有的“EOS临时宪法”并提交新宪法,而新宪法将要加强代码和智能合约在EOS治理中的权重,而降低人工干预的权力。也就是BM一直所推崇的“代码即法律”。但是当消息一出来,无异于又是在本就滚烫的油锅里倒入一勺水。很多人担心BM的权力过大,EOS的各项规则他能够说改就改。即使现有的规则是有错误,可是区块链的精神不就是为了削弱中心的权力吗?可是就现在的表现,大多数人还是在担心BM会把EOS变成高度中心化的独裁的系统。

孤独的执剑人

但是我们不妨回到文章的开头看看,这是三体里最感人的片段,执剑人罗辑,从一个纨绔子弟、花花公子,被迫成为一个拯救世界的英雄,在人类受到三体人入侵的威胁后,利用自己感悟的“黑暗森林法则”建立了威慑纪元,他不敢一丝一毫的放松警惕,和三体人对抗了54年,也守护了地球54年。但是当人类得到了数十年的和平后,他们忘记了守护他们的英雄,罗辑在他们眼里变成了一个“暴君”、“独裁者”。已经高度民主和自治的人类社会,怎么能让“神”来领导?

独裁者BM?分裂的EOS社区和执剑人的决心


地球上的人类都深知如果让他们自己来做,他们是不可能做到像罗辑一样的,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们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以卫道者的语气来对罗辑进行批判。就像世界上很多人面对世界的各种不公平和不完美的事情时,只会愤怒的说“我反对、我不同意、我抗议”,但是当你问他能否有更好的办法来解决时,他只会摆摆手说: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这样是错的,错的我就要反对,但是怎么解决是领导者的事情。

因此最后他们选择了程心,因为“圣母”程心和他们一样,都是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她张口闭口就是要用爱来感化别人,散发着母性的光辉,让那些被罗辑的强势所压迫的人们感受到无比的温暖。只是没人想到的是,在成为执剑人后仅仅几分钟,深知程心性格的三体人就发起了攻击,而程心面对人类的生死存亡,依然在幻想着用爱来感化三体人,最终让地球沦为三体人的殖民地。

群体的决策?

勒庞在其著作《乌合之众》里说道:个人一旦成为群体的一员,他所作所为就不会再承担责任,这时每个人都会暴露出自己不受到的约束的一面。群体追求和相信的从来不是什么真相和理性,而是盲从、残忍、偏执和狂热,只知道简单而极端的感情。我们也不难理解BM的做法了。首先区块链技术的发展现状,决定了全靠智能合约执行是不可能的。必须一部分靠机器,一部分靠人。那么既然还是得靠人不能依靠机器,就必须要有一个强而有力的领袖来在关键时候做决策。

高度自治的治理模式在一个运行良好的系统中尚且会造成很多错误的决定,更何况是一个新生的、萌芽状态的系统。去中心化只是一种手段,而不是目的。如果强行为了去中心化,面对错误没有改变的勇气,才是最大的遗憾。而身为EOS这个系统的领袖,BM必须要拿起手中的剑,来把这个生态指向更好的方向,哪怕他要背负“独裁”的骂名。

独裁者BM?分裂的EOS社区和执剑人的决心


BM错了吗?大众错了吗?他们都没错,只是大家立场不同罢了,BM要维护这个生态的良性发展,而大众只是希望遵守去中心化的原则。他似乎只是我们想象当中的英雄,永远不会失败的英雄……而当受群众拥戴的英雄一旦失败,就会受到侮辱。而且名望越高,反应就会越强烈。

何谓责任,为了实现目标,虽千万人吾往矣。

何谓英雄,于滚滚洪流中,逆势而上。

声明:本文由入驻混序财经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混序财经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若涉及作品版权问题烦请告知,我们会及时处理。

意见反馈